音乐大师——约翰·威廉姆斯(FT杂志采访报道)

7528d210

作曲家John Williams谈到以前的好莱坞、和斯皮尔伯格共事、以及为何他从不去电影院。

  “当我年轻的时候,我从来没有想到会走音乐这条人生道路”约翰说道,若不是他说这话时是如此的真诚,我还以为他是在开玩笑。“我总是为我的朋友们写音乐,但是我的注意力全在弹奏钢琴上。我没觉得我是一个足够好的独奏家,但是我相信努力之下,我可以当一个演奏家或是一个老师。”他稍显犹豫的说道,“或者当一个伴奏家。”

  已80岁的威廉姆斯,是奥斯卡获得提名最多的人士中依然健在的一位:提名47次,仅次于提名59次的沃特·迪斯尼。在第84届奥斯卡颁奖礼上,他同时以《丁丁历险记》和《战马》而获得提名:2部配乐风格是如此不同,很难相信出自同一人之手,但就是这一人之手,却为我们带来了《大白鲨》、《夺宝奇兵》、《外星人》、《第三类接触》、《侏罗纪公园》、《超人》、《星球大战》等等不同类型的音乐!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已经为120多部电影电视配乐、但从未想到会成为一个电影配乐大师的人,却已经记不得上一次去电影院是什么时候了。“我其实没有那么爱看电影”他承认,“即使当我年轻时。我之所以对电影音乐感兴趣,只是因为在好莱坞的管弦乐队。我14岁的时候开始读习管弦乐编曲,因为在我家里有很多相关书籍,我的父母也引导我对这些书的兴趣。作为好莱坞一个年轻的钢琴家,我开始编写管弦乐曲,并开始逐渐乐于此。”

  1932年生于纽约,威廉姆斯16岁时随作为打击乐手的父亲Johnny举家搬到了加州,为了加入20世纪福克斯公司的管弦乐队——好莱坞黄金时代最著名的管弦乐队。“命运突然涌向了我”威廉姆斯沉思道。“问题是,我们是否能够掌控自己的命运,或者我们只是机遇和偶然的结果?我不认为任何一个哲学家可以回答这个问题,但是我的父亲带全家搬到加州绝对使我受益匪浅。”

  作为一个年轻人,威廉姆斯和他的朋友们只能听听电影音乐,却无法参与到其中。“不像现在,当年不可能一两个人就可以开始录制音乐,这个系统只集中于洛杉矶很小的一块地方,和现在完全不一样。”

  作为一个相当谦虚的人,威廉姆斯从未为自己雇佣过任何工作人员或助手,陪伴他的只有纸和笔。他远离现代文明,好像是另一个世界的人。

  过去的30年间,威廉姆斯不停的在洛城和东边奔走,今年又回到的他曾经指挥多年的波士顿交响乐团,在这里,他曾经谱写了最为著名的电影配乐——《辛德勒的名单》、《星球大战系列》、《哈利波特系列》,更有不计其数的管弦乐作品……

7678a172

  当威廉姆斯谈到好莱坞和唐格尔伍德(波士顿交响乐团的大本营),他说道,“我不想熟知电影产业,但是从音乐所要达到的目标来看,它们之间的差异并不大。当然并不是说好莱坞不具有更大的激励性,但是电影工业是受到利益驱使的,而在这里却不是这样。”

  与威廉姆斯合作了40年的大导演斯蒂文·斯皮尔伯格曾经说道,“他使我成为了一个更好的导演,没有他,我不会达到今天的程度。”斯皮尔伯格同时指出,没有威廉姆斯那著名的2个音调的配乐,《大白鲨》将什么都不是。“当然,音乐也离不开电影”威廉姆斯笑着反驳到,“我经常会这样提醒斯蒂文……”

7306ffd4  和斯皮尔伯格的关系,就像和波士顿交响乐团一样,是人生一次美妙的偶然。威廉姆斯回想起他们初次见面,是在一顿午餐上,当时23岁的导演正在为《横冲直闯大逃亡》寻找配乐师的时候,他对威廉姆斯音乐的了解让威廉姆斯大为吃惊。

  从第一次合作开始,威廉姆斯和斯皮尔伯格的共事就达到了一种非常的信任。在制作《第三类接触》的时候,需要配乐提前进行,威廉姆斯回忆起当时的情景,“我们必须在影片开始之前就确立配乐中那5个著名的主题音调,这样斯蒂文才有时间拍摄他的《外星人》”威廉姆斯解释道,“我仍然记得,在我的记事本中记录着无数种5个音调的组合。我们进行了许多次交流,对音调进行了无数的调整。我们一直没有到那种‘啊,我们终于找到这个代表宇宙的音符了’的程度,但是从一开始,斯蒂文就非常乐于和我参与到电影的配乐中来。我们的合作从来没出现过问题,这是一种忠诚、友谊、信任和保证,一种对艺术的共同追求。”

  最近的一次合作则是《林肯》,威廉姆斯为参与到这个项目倍感幸运。“很多影片,包括《辛德勒的名单》或是《断锁怒潮》这类包含着深刻意义的,我都是在唐格尔伍德这里写出的。如今《断锁怒潮》已经在很多学校作为了教材,今后的100年里,人们也许不会对电影中的音乐那么感兴趣,但是他们会记得这些影片,这些影片使他们了解自己,就像现在我们一样。”73fb48f0

  在本周的威廉姆斯生日庆祝演奏会上,会包含他最爱的电影音乐,以及一些他的音乐会作品,其中就包括了奥巴马就职典礼的音乐。有些评论家拒绝将威廉姆斯看做是一位“古典”音乐家,因为他的作品跨越了管弦音乐和爵士音乐,但威廉姆斯对此毫不在意。“天哪,我在管弦乐领域的作品,只是我们文化长河中极小的一部分”他说道,“然而,我在除电影音乐之外的领域写作中得到了很多的乐趣。”

  威廉姆斯依然每天弹奏钢琴,同时手不离笔。“我偶尔在周日休息一下。我想说,有好的时候也有糟糕的时候。很多东西都是垃圾!但这就是经历,你提起笔,开始写作,弹奏出来,然后再继续写作。”当其他大部分作曲家都开始使用某些电子技术时,威廉姆斯却依然执着于老式的方法。“这种影响很难定论,但我认为方式直接影响结果”他说。“笔和纸依然是很好的工具,就像钢琴一样。你只能用你的双手去工作,这是一种技能。而且我的工作相当的繁忙,我没有时间去重新学习一种新的技术,一种新的写作方法。”

  在80周岁来临之际,威廉姆斯有什么值得他自己最骄傲的事情吗?他一时不知如何回答。“我的个性使我觉得我所做的事情还不是最好的。我经常会有很多的不满意,希望自己能够更进一步。”

  如果威廉姆斯的父亲还活着,他会怎么看待自己的孩子呢?“他会惊讶于我能够写出如此大量的音乐作品!”威廉姆斯笑着说。“做这行60多年了,就像我的呼吸和每天的食物一样。我的妻子时常责备我——为何不休息一两个月,这样你可以写出更好的作品!但是我从好莱坞直到现在唐格尔伍德安顿下来,为很多不同的人写作”他沉思道,“我认为拉赫曼尼诺夫说的很对,‘音乐对人生来说已经足够,但人生对于音乐却远远不够’。我们非常幸运有音乐陪伴一生,我相信这是值得的,直到我们只剩下最后一口气。”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