約翰·威廉姆斯《名利場》訪談 – 星球大戰7:原力覺醒

john-williams-star-wars-composer

John Williams(約翰·威廉姆斯)於5月21日接受了《名利場》雜誌Bruce Handy的專訪,談到關於《星球大戰:原力覺醒》(Star Wars: The Force Awakens)的配樂工作。

  電影作曲家John Williams(約翰威廉姆斯)已獲得驚人的49次奧斯卡提名,5次獲獎,第二次獲獎是《大白鯊》,第三次獲獎是《星球大戰》,是的,這大概是好萊塢歷史上最受人熟知的兩部作品!威廉姆斯為《星球大戰》所有系列譜曲,同時為幾乎所有的斯蒂文·斯皮爾伯格的影片配樂,還有《哈利波特》前3部、《超人》、《東鎮女巫》、《小鬼當家》、《刺殺肯尼迪》、《偷書賊》……

  我最近與威廉姆斯談到他為星戰系列第七部《星球大戰:原力覺醒》(Star Wars: The Force Awakens)譜曲的工作,還有他曾經參與譜寫的Frank Sinatra的一首歌。以下是我與他交談的內容節選:

Bruce Handy:現在你正在譜寫你的第七部星球大戰系列電影配樂,你是否認為在處理這個系列的方式方法上與你的其他作品有很多不同?

約翰威廉姆斯:正是這樣。所作的工作都是最初版的延續。就像不斷的為一篇已經很多年的文章逐漸增加內容一樣。每當開始一部我既不知道故事內容,也不熟知劇中人物的新作品時,我首先試圖找到影片的中心點、試圖找到適合劇中人物性格的曲調,然後再繼續下去。而這次我也是這樣做,但星戰系列是一個整體的不斷擴展和更新,這和其他作品的步驟非常非常不同。因此我首先想到的比喻就是:這像是為一篇文章逐漸增加內容,而不是重新寫一篇。

Bruce Handy:你是否很容易就藉助以前的配樂而進入到新的作曲工作中來,打個比方,也許你坐下來聽一聽以前的音樂,就會讓你沉浸到星戰的世界中,然後開始譜寫新的曲子?

約翰威廉姆斯:我沒有這樣做過,但我也許會受到這種方式的幫助。我認為我是熟知那些音樂元素的。我有這種感覺,因此我無需查閱以前的配樂。這種感覺是自然而然的,我很多次打過這個比方:這就有點像你10歲時學會了騎自行車,你會始終記得怎麼騎。這種體驗同樣發生在《奪寶奇兵》系列、《超人》、《哈利波特》系列中,雖然音樂存在不同,我也希望有着不同。我希望這些系列作品至少在某些方面給人新的感覺。至少對我來說,從舊到新的心態調整並不算困難。

Bruce Handy:與JJ埃布拉姆斯(J.J. Abrams)工作和與喬治·盧卡斯(George Lucas)有何不同?

約翰威廉姆斯:其實很相似。與喬治會面時,我們會為影片定調,選擇音樂出現的段落,最後達成一致,他總是讓我自由發揮寫作。而JJ埃布拉姆斯也同樣是這樣做的。最開始我們進行了幾次會面,我用鋼琴為他彈奏了部分曲子,他非常喜歡。他最近一次吩咐我的是,“做你自己的事。”這給了我很大的自由度,讓我有自己的發揮。我不知道你對他有多了解,但他是一個非常討人喜歡的人,非常的具有智慧。他給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他的才幹給人自信和溫暖,有着十足的人格魅力。請允許我這樣說,他是一個有着非常光明的前途的年輕人。我不知道他到底多大,但和我相比他還很年輕(埃布拉姆斯48歲,威廉姆斯83歲)。他給人印象非常深刻。

Bruce Handy:在新的配樂中,除了星球大戰主題曲外,你是否會加入前3部中盧克、莉亞和韓蘇洛的主題曲?

約翰威廉姆斯:影片中有一些和以前相關的主題旋律,不過我們還沒有最終定稿,但我們準備這樣做。我認為對於這部續集來說,引用部分以前主題曲的元素是很自然和正確的做法。雖然沒有大量採用,但某些我認為很重要的元素會給新的配樂帶來有益的幫助。

Bruce Handy:這可能是一個老掉牙的問題,但在前6部作品中,有沒有你最鍾愛的?

約翰威廉姆斯:(想了一下然後笑道)我真的沒有。這麼些年我在無數次的音樂會中演奏了其中的音樂,我想表達的是,我對這些音樂的影響是不變的。如果你非要知道答案,那麼,你從這麼多年的音樂會中也許會感覺到,我喜歡某一首超過了另一首,這是有可能的,但我真說不出我特別偏愛哪一首。

Bruce Handy:有個意外的事情,幾星期前,我在跳蚤市場淘到了一張Paul Williams很久以前的一張唱片(《Here Comes Inspiration》,1974年發行),專輯中有一首歌的合作作曲和編曲寫着“John Williams”,這是寫的你嗎?

約翰威廉姆斯:是的,估計是來自《灰姑娘假期》,Paul和我為影片寫了兩三首歌。我們也合作為Frank Sinatra的專輯《Ol' Blue Eyes Is Back》寫了一首歌,你記得這張專輯嗎?(發行於1973年,歌曲名“Dream Away”)。Paul和我在70年代為很多影片合作過,他是一位非常棒的詞作家。你們有過聯絡嗎?

Bruce Handy:不,我們沒有聯繫過,但我非常非常喜歡他。

以下為Frank Sinatra所演唱的“Dream Away”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