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杉磯時報專訪約翰·威廉姆斯和斯蒂文·斯皮爾伯格

John and Steven

2012年1月8日,洛杉磯時報對合作已40年的約翰·威廉姆斯(John Williams)和斯蒂文·斯皮爾伯格(Steven Spirlberg)作了專訪,以下為內容節選。

  在和斯蒂文·斯皮爾伯格合作了《丁丁歷險記》和《戰馬》之後,威廉姆斯在洛杉磯時報的採訪中說道,“我和他的合作基本上是求同存異的”,“斯蒂文作為世界級大導演和很多人一起工作,這也是我所需要的。我和比我年輕的同事一樣,並不經常使用電子合成器和電腦。當我開始工作時,是非常的緊張和單一。”

  斯皮爾伯格則說,“約翰作為作曲家是非常非常變化多端的,他對每一部影片都進行了完全嶄新的製作,好比《丁丁歷險記》和《戰馬》的配樂是完全不一樣的風格,分別表現了電影中不同的人物性格和特色。《丁丁歷險記》是一部很歡樂的冒險片,他的配樂帶領觀眾領略過山車般的感受。而在《戰馬》中,他的配樂則表現了蒼茫大地、時代特性、20世紀早期的記憶。”

  威廉姆斯在紐約出生,1948年隨爵士樂手的父親搬到了洛杉磯。孩童時期,威廉姆斯就開始學習彈奏鋼琴,“我認識的唯一的成年人都是音樂家以及他們的朋友,因此我認為孩童時的經歷影響了我以後的人生道路。”

  在1972年和斯蒂文認識之時,約翰威廉姆斯已經為電影和電視進行了將近20年的配樂工作,那時斯皮爾伯格還只是個25歲的電視導演,正準備拍攝他的第一部電影,當聽到威廉姆斯為電影《流氓好漢》所作配樂時,斯皮爾伯格立刻就覺得他的電影《橫衝直闖大逃亡》就應該是這個感覺,在斯皮爾伯格的請求下,他和威廉姆斯進行了第一次會面。

  “斯蒂文帶我去了一個位於比佛利山莊的非常高檔的餐廳吃中飯”威廉姆斯說道,“那就好像和一個從未喝過酒的年青人共進午餐,他太年輕了,只比我孩子大一點點,但對我音樂的了解卻超出了我的預計。”

  受這個年青人的熱情和劇本的打動,威廉姆斯同意為斯皮爾伯格的影片配樂,自此,好萊塢歷史上最成功的合作開始了。

  “他們之間的關係,會立刻讓你聯想到類似赫爾曼和希區柯克、費利尼和羅塔、普羅科菲耶夫和艾森斯坦之間的偉大合作”電影音樂歷史學家喬恩﹒伯林蓋姆說道,“但他們的合作電影數量和類型遠超其他人。”

  當開始製作斯皮爾伯格的第二部影片《大白鯊》時,斯皮爾伯格在影片剪輯時先使用了威廉姆斯在《幻象》中的音樂作為臨時配樂,並且也希望威廉姆斯為《大白鯊》作類似的配樂,然而,威廉姆斯另有想法。

  “我當時的頭腦中充滿了很多無意識的想法”威廉姆斯說道,“就像鯊魚一樣,只從本能出發,非常的直接,抓住你內心的衝動,而不是你的大腦,於是,就這樣,兩個固定音調在不經意間帶出了第三個音調,一開始像海水一樣溫柔,然後音調慢慢提高、接近,好像有什麼會吞噬你一樣。”

  “當約翰在鋼琴上彈奏《大白鯊》時,我還以為他在開玩笑”斯皮爾伯格說道,“然後他繼續彈奏,直到我停止了笑,他說‘我認為,你希望我作更複雜一點的音樂,但我在你的電影中感受到的並不是這樣,這是一部龐大的海盜電影。’”

  斯皮爾伯格聽從了威廉姆斯,而配樂也贏得了當年的奧斯卡。30多年過去了,只有2個音調的樂曲依然是“致命危險”的代言詞。

  威廉姆斯說他很少在電影基本完成前觀看整部影片,直到影片的整個節奏在剪輯室基本完成。

  “我需要根據影片的節奏來安排音樂對其的影響”他說,“我們會討論在哪裡安插配樂,配樂在這裡起什麼效果。我會在鋼琴上為斯蒂文彈奏部分主題曲,在40年的合作中,他從未對我說‘我不喜歡這個’或是‘這還不夠好’。他會用肢體語言、眼神和表情來表達他的想法。”

  1993年,威廉姆斯第一次對斯皮爾伯格影片的配樂工作產生了猶豫,在看了《辛德勒的名單》初剪片段後,威廉姆斯告訴斯皮爾伯格:“斯蒂文,你需要一個更好的音樂家。”

  “我當時無法相信他會對我說這樣的話”斯皮爾伯格說道,“我對他說,‘你說得很對,但你說的那些更好的音樂家已經離世了……’”

  “我不喜歡電子合成的音樂,因此約翰和我一直固執的在我們合作的影片中使用大型管弦樂團和合唱團”斯皮爾伯格說道,“我們都不喜歡用電子合成器來製作音樂。我隨時可以給你解釋管弦樂隊和合成樂隊之間的區別……我愛死管弦樂隊了,我從未離開過配樂的製作工作,這是我電影製作的其中一部分。”

  一些評論家認為《戰馬》的配樂所反映出的情感有威廉姆斯早期的味道。威廉姆斯仔細回憶了他的所有配樂後說道,“我認為《外星人》直至今日仍舊出色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就像汽車外觀越來越不同,人們的穿着也在日新月異,但音樂對我來說沒有變化。我們也許在今後的30年再來定論我們對《戰馬》配樂的感受如何。”

  隨着頭髮的花白,威廉姆斯無疑是好萊塢中仍然活躍的最年長的配樂家之一,他說他曾經習慣於每周6天時間、每天10個小時的音樂寫作,而現在每天寫作接近5、6個小時,剩下的時間則在他家附近散步。他喜歡聽聽海頓和莫扎特的音樂來放鬆心情,但更多的時候是靜靜的感受。

  “斯皮爾伯格比我年輕許多,他還有很長的人生道路,但時至今日我們在一起的合作過得非常愉快,時間如梭”威廉姆斯說道,“斯蒂文和我,當我們在一起工作時,我們就活在當下,此刻,沒有過去,也沒有未來,一心一意的全身心投入。突然之間,你才意識到,天哪,我已經80歲了,發生了些什麼啊?哦,發生的一切都是值得的!”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