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杉矶时报评论:约翰就是个摇滚明星!

        想象一下这一组数字:86,60,51

        它们代表:约翰威廉姆斯的年龄/他为电影和电视配乐创作了多少年/他获得的奥斯卡提名数。

        这是一个惊人的、史无前例的职业生涯,而这很容易被认为是理所当然的。但令人难以置信的是,我们仍生活在威廉姆斯的时代。周日,他将再次作为配乐奖项的有力竞争者来到好莱坞的杜比剧院,他为《星球大战:最后的绝地武士》所作配乐是他获得的该系列电影的第八次提名,这也是他第五次因此部作品获得提名。

        50年前,作曲家威廉姆斯因成功将André Previn的歌曲改编为《娃娃谷》的配乐,而首次获得奥斯卡提名。1968年的奥斯卡颁奖典礼在圣莫尼卡市政礼堂举行,当时因牧师马丁·路德·金遇刺,典礼被推迟了两天举行。

NTYIDSW5O5G77AVQ6YKG5EHCNE
1987年的电影《太阳帝国》中年轻的克里斯蒂安·贝尔,由约翰威廉姆斯配乐

        威廉姆斯的奥斯卡获奖作品基本都是大众所熟知的,那就是《大白鲨》、《星球大战》、《外星人》、《辛德勒的名单》(另外一个是1972年首次获得的奥斯卡奖——为Norman Jewison的《屋顶上的小提琴手》改编的Jerry Bock歌曲集)。

        不过那另外45次“输家”呢?

        它们依旧精彩绝伦:《超人》、《夺宝奇兵》、《小鬼当家》、《哈利波特1魔法石》。

XEBYCH6XGNANBPSTOBB7GS2FH4
作曲家约翰威廉姆斯获得2016年美国电影协会终身成就奖,这是对他的致敬

        威廉姆斯在一定程度上达到了“有史以来最伟大的”成就,部分原因是他的作品和大导演斯皮尔伯格、乔治卢卡斯,以及一系列电影历史上最卖座的大片紧紧联系在了一起。但这位作曲家的成功也源于他无与伦比的流行音乐天赋。

        很明显,你能在看到约翰威廉姆斯的作品名的同时,脑海里立刻就浮现出相应的曲调。他的抒情风格和抓耳的调子不仅使电影具有了鲜明的特征,还将电影深深的印刻在你的记忆里。这也使他的知名度和长期影响力得到了极大的关注,每年的大量精彩演出都获得了热烈的支持。他就是个摇滚明星。

        但许多人所不知的是,他不仅仅是一位作曲者。威廉姆斯在高中的时候自学了管弦乐的编排,并对古典音乐的音符和细微变化进行了大量的研究。在茱莉亚音乐学院学习期间,威廉姆斯还在夜总会兼职爵士钢琴手,这两类“正规化”和“自由式”的音乐技能,为其电影配乐的产生酝酿出了不一般的化学反应。

        他对管弦乐队的深入理解,体现在1972年Robert Altman导演的怪异前卫的《幻象》和2005年另一部截然不同的Rob Marshall的《艺伎回忆录》中,更不用说他为斯皮尔伯格的《第三类接触》所作的迷幻协奏曲了(在那部电影中,星际文明间的交流就是从约翰威廉姆斯的音乐开始的)。

6EOGYSXW2RAHRI6STQD7HKLMXQ
《第三类接触》:在1977年的电影中,约翰威廉姆斯的音符成为了智慧生命的声音

        他的爵士乐背景,也在大量配乐中的复杂和声和极富感染力的即兴演奏中有所体现。即使有时威廉姆斯的曲子听起来很简单,但仔细分析依然会发现其中的复杂音调。这在其作品《逍遥法外》中的响指和萨克斯表现得尤为明显。

        他可以轻松的变身为美国专家(流氓好汉林肯),非洲专家(断锁怒潮),犹太籍(辛德勒的名单),爱尔兰人(安吉拉的灰烬),或者正统英国人(战马)。

        而威廉姆斯真正展示其为一个完美的电影作曲家,是他对艺术形式的理解。他是一个讲故事的人。

        《超人》导演Richard Donner在一次采访中说道,“当他开始为一部影片工作时,他不仅仅只是当作一部电影配乐来进行创作。他变成了影片的一部分,他深深进入到了角色和情感中。”

        在《外星人》配乐中,威廉姆斯以一种怪诞气氛开始了这一配乐,随后慢慢地、潜移默化的播下了主题曲“Flying Theme”的种子,就像E.T.和小男孩Elliott逐渐互相认识一样。当音乐在著名的自行车飞跃月球场景爆发时,观众们一直期待的情感得到了彻底宣泄。

        又或者是《太阳帝国》中的场景,当克里斯蒂安·贝尔饰演的年轻战俘在美国飞行员飞来解放集中营时在屋顶上奔跑的时候,威廉姆斯的音乐捕捉到了飞机在缓慢移动中天使般的威严,以及贝尔近乎疯狂的喜悦,音乐把这一瞬间变成了一种宗教般的体验。

        至于《星球大战》,问问卢克·天行者吧。

        演员马克·哈米尔去年对我说,“说真的,我一直认为约翰威廉姆斯和乔治卢卡斯一样,他们或许是让电影对文化产生了最大影响的人。”

3WLACANUCVGGVFSGCG4RK24IF4
意外的旅客》中的威廉·赫特和吉娜·戴维斯,背景音乐大家都很熟悉了

        今天很多电影作曲家因为威廉姆斯而进入了这个领域。Alexandre Desplat(水形物语)是今年奥斯卡的有力竞争者,他一直把威廉姆斯当作他的偶像。

        随着大量粉丝的涌现,也出现了一些批评者。他们说威廉姆斯的作品是在不断重复,又说他的所有配乐都差不多。希望这些批评者好好听听他的奥斯卡提名作品,更别说他履历上那100多部作品了。

        他那种纯粹的、流畅的情感——尤其是对于斯皮尔伯格导演的影片来说——让某些批评人士感到不舒服,但无可否认,正是这对搭档达到的成就让观众产生了共鸣。斯皮尔伯格曾经说过,威廉姆斯“可以让你眼中饱含泪水,也可以让眼泪淌落下来。”

        但这种抱怨忽略了威廉姆斯作品中的细节。只要听听他在《意外的旅客》中私密、忧郁的配乐,又或者是《沉睡者》中黑暗且纠结的乐曲。

        威廉姆斯的职业生涯与伯纳德·赫尔曼和阿尔弗雷德·纽曼等老派音乐大师的职业生涯交叠,他仍采用老派方法,坐在钢琴旁,以铅笔和纸来进行写作。但终有一天,新的《星球大战》不会再有新的乐谱,而仅仅只是模仿再现大师曾经的巨著,又或者奥斯卡颁奖典礼的座位上只会被他所影响和启发的众多作曲家所填补。这一天终究会到来。

        也许只有到那个时候,我们才会意识到,生活在约翰威廉姆斯的时代是多么的幸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