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介

jw2

  約翰·威廉姆斯(John Williams)是美國歷史上名氣最大、獲獎最多、商業上最為成功的作曲家之一。提起他,就很容易讓人想到約翰·菲利普·蘇薩、阿倫·科波蘭或是列昂納多·伯恩斯坦,因為他再次詮釋了美國作曲家時代的內涵。迄今為止,約翰·威廉姆斯先後51次獲奧斯卡提名,捧回5座奧斯卡獎盃,20餘次黃金及白金唱片獎,2次艾美獎,4次金球獎,24次格萊美獎,6次土星獎,8項英國電影和電視藝術學院獎等,毫無疑問是全世界最受人尊重的作曲家之一。

  威廉姆斯先後出任過無數國家及世界級管弦樂隊的指揮,最著名的是1980到1993年期間,擔任波士頓通俗交響樂團第19任指揮,率領樂團在美國和日本等地舉辦過3場大規模的通俗音樂巡演。目前,威廉姆斯擔任該交響樂團的名譽指揮。他還為1984、1988和1996年的夏季奧運會、2002年的冬季奧運會譜寫過主題曲。

  威廉姆斯於1932年2月8日生於紐約長島,父親是哥倫比亞電台的一名打擊樂器手,從小在音樂環境里長大。15歲那年,決心成為一名可以在音樂會上表演的鋼琴家;1948年,搬遷到洛杉磯居住,成為一名年輕的鋼琴家,自己組建了一個爵士樂隊;19歲舉辦了自己原創曲子及鋼琴奏鳴曲的音樂會。

  青少年時代的威廉姆斯曾就讀於加利福尼亞大學洛杉磯分校和洛杉磯城市大學,在米高梅電影公司音樂人羅伯特·萬·艾普斯手下學譜曲和指揮,同時在課外向作曲家馬里奧·卡斯特諾沃·特德斯科求教作曲真諦。大學畢業後,威廉姆斯在美國空軍里呆了三年,負責軍樂隊指揮。後來又師從鋼琴教師羅西娜·萊維妮,磨練表演技巧。這時候,他靠在爵士樂俱樂部打工掙學費,羅西娜鼓勵他把主要精力放在作曲上面。於是,威廉姆斯重新返回洛杉磯,做好進軍好萊塢的各種準備。到洛杉磯後,先是到製片公司當鋼琴演奏員,為一系列電視劇配樂,並和伯納德·赫爾曼結成了朋友。

  24歲的威廉姆斯正式加盟哥倫比亞電影公司,後來到了20世紀福克斯公司,為阿爾弗雷德·紐曼、弗朗茲·瓦克斯曼等知名音樂人譜寫樂曲。威廉姆斯同時也參加流行音樂的表演和籌劃,這時候他向女演員兼歌手的芭芭拉·瑞克(Barbara Ruick)求婚,兩人後來結了婚,直到1974年芭芭拉去世。兩人生育有3個孩子:女兒現在是醫生,兩個兒子都是搖滾音樂人。

  60年代,威廉姆斯為許多知名電視作品譜曲,他還在大劇院舉辦個人原創音樂會。70年代,威廉姆斯得到了一個“災難唱片之王”的稱號,相繼為《海神號遇險記》(The Poseidon Adventure)、《大地震》(Earthquake)和《火燒摩天樓》(The Towering Inferno)三部講述災難故事影片創作音樂唱片。1972年,威廉姆斯為影片《幻象》(Images)創作了一首心理樂曲,至今仍然是世界音樂史上最具創新精神的音樂作品。他為《流氓好漢》(The Reivers)(1969)譜寫的主題曲,吸引了好萊塢名導斯蒂文·斯皮爾伯格的注意,此後兩人開始合作,實現了強強聯手。斯皮爾伯格還把威廉姆斯推薦給另外一位好萊塢大導演喬治·盧卡斯。雖然好萊塢影壇風雨變幻,但威廉姆斯依然保持着旺盛的創作激情,創作了大量電影音樂。

  拍攝於80年代初的科幻片《外星人》(E.T. The Extra-Terrestrial)為威廉姆斯贏得第三座奧斯卡獎盃。這一時期,他重返電視界,為NBC的“晚間新聞”等創作了很多音樂作品。這一時期,他和斯皮爾伯格的合作大大減少。威廉姆斯於1980年被任命為波士頓通俗交響樂團第19任指揮,自1993年退休至今任該團名譽指揮。同時他還擔任波士頓交響樂團坦格爾伍德音樂節的駐會藝術家。

  進入90年代之後,打算退休的威廉姆斯作品逐漸減少,尤其是在《侏羅紀公園》(Jurassic Park)和《辛德勒的名單》(Schindler's List)這兩部影片之後更是如此。短暫的休整之後,威廉姆斯耐不住內心對音樂的渴望和激情,重新回到音樂創作上來。先後為《尼克松》(Nixon)、《拯救大兵瑞恩》(Saving Private Ryan)等10多部電影創作音樂或擔任音樂總監。

  進入21世紀後,威廉姆斯並沒有放慢事業的腳步。他繼續與斯皮爾伯格和盧卡斯進行合作,作品包括《人工智能》(Artificial Intelligence: AI)、《星球大戰前傳1:幽靈的威脅》、《星球大戰前傳2:克隆人的進攻》、《星球大戰前傳3:西斯的復仇》、《少數派報告》(Minority Report)等。威廉姆斯把更多的精力放在了音樂會方面,為迪斯尼音樂大廳創作主題曲、譜寫輕歌劇等。另外,他的音樂魔力在2001的《哈利波特1魔法石》、2002的《哈利波特與密室》和2004年的《哈利波特3阿茲卡班的囚徒》系列魔幻電影中也有明確的體現。如今,世界各地的人們都會哼唱威廉姆斯的曲子,在音樂會大廳里,在散步的小路上,音樂專輯收藏者的書架上,體育競技場上,遊行隊伍中,到處都有他創作的音樂的影子。

  年歲已高的威廉姆斯在05年的一陣創作高峰期後又沉寂了下來,一直沒有新作的他也讓更多的樂迷為他的身體感到了擔憂,只是希望他在推出更多優秀作品的同時保重身體。

  是電影造就了約翰威廉斯,而約翰威廉斯則進一步的,將自己的音樂帶齣電影外,走入音樂演奏會中。同時,約翰威廉斯也一直嘗試協奏曲,音樂劇等非電影音樂創作,曾和不少知名交響樂團,如倫敦愛樂合作發表他的非電影音樂作品。

  在電影音樂工作者中,大概很難再找到一個如同約翰威廉斯般,跨越古典與流行,電影界與音樂界的多元化作曲家,如果沒有了約翰威廉斯的音樂,我們又怎能想象這世上竟然有這樣一顆心,它可以容得下這兩款截然不同的曲風繆斯;你或許更難想像這位鼎鼎大名的作曲家,從來都不願讀劇本,他只相信眼睛看到的,因為他獨具慧眼,不但可以看到影片風情,還可以讀齣電影無法捕捉到的愛。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註